首頁 > 生活與法 > 生活與法

带来好运的微信头像花: 江蘇鹽城:潘黃街道一居民樓疑遭非法“強拆”

2018-08-09 17:08:36
華夏小康網 

十二生肖开奖查询网站 www.veldx.icu

 

\

圖一:蔡代兄被“強拆”前的住所,她說她在這里生活了很多年。

\

圖二:蔡代兄自家房子被強拆現場圖。蔡代兄說,從此她將無家可歸,她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

中國民生播報網訊:兩棟分屬不同戶主且均已單獨落戶的獨立樓房,在未經戶主同意也未經法院裁判的情況下,竟被拆除。這樣的咄咄怪事就發生在江蘇省鹽城市鹽都區潘黃街道。此事經網絡爆料后,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和熱議。

長期以來,中國不少地方都普遍存在非法“強拆”,其不僅危害了群眾的合法利益,而且損害了法律的尊嚴和官方的形象。同時,給中國政法和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臉上也抹了黑?;詿?,中央三令五申地禁止非法“強拆”。不過,近日記者發現,江蘇鹽城潘黃街道一居民樓疑遭非法“強拆”。

記者接到一封題為《江蘇鹽城暴力“強拆”,寶才居委會“濫用職權”》的投訴信中稱:“我叫蔡代兄,家住江蘇省鹽城市鹽都區潘黃街道寶才居委會的居民。我是居住在這里多年的戶主,由我和我的父親白手起家蓋的房子,在我不知情的情況在被強拆了。寶才居委會在沒有取得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組織數十名社會人員對我位于潘黃街道寶才居委會一組22、23號的兩戶房產進行了強拆。”

面對該投訴信和記者的相關提問,潘黃街道在2018年8月4日發給記者的《有關蔡明發戶房屋拆除前期情況說明》中“辯稱”,2018年7月21日,工作組幾位同志終于等到蔡明發兒子蔡銀桂開門出來,并與蔡銀桂碰面交流,動員其到指揮部洽談拆遷事宜,經過幾分鐘勸說后,蔡銀桂與工作組一起到指揮部進行洽談,于當日下午3:25順利簽訂了協議,并由蔡銀桂領路與指揮部工作人員一同到被搬遷房屋,當著他的面將家中一切財物由搬運隊搬出,運到寶才居委會租下的獨門獨院的房屋中,搬運結束后將租用的房屋幾個門的鑰匙全部交給蔡銀桂。同時在確保蔡明發家中無任何一個財物遺留之時才將該戶房屋拆除結束。

但是,2018年8月初,散見于因特網的《江蘇鹽城潘黃街道寶才居委會陸眾山主任“違法強拆”激化社會矛盾》一文則“反駁”道:2018年7月21日下午3點50分左右,潘黃街道寶才居委會陸眾山主任無視國家法律,帶領數人在蔡代兄家樓下將其弟弟蔡銀桂強行帶到潘黃街道房屋征收指揮部,非法拘禁并進行毆打,強行叫其弟弟在空白協議書上簽字。(其弟弟當場明確告知房產權是姐姐的,簽字做不了主)蔡代兄弟弟在逼迫簽字后,隨即到當地潘黃派出所進行報案。5點30分左右,當地鄰居告知蔡代兄,有很多人在拆你家的房屋。蔡代兄隨即撥打了110報警,潘黃派出所一小時后出警,民警到達現場后,也沒有阻止他們的違法行為,只是看了一下就離開了現場。寶才居委會錯誤地將22號、23號不屬于同一戶主的兩側房屋一同拆除了。強拆是有預謀、有組織、有計劃的。

蔡代兄告訴記者,2016年4月10日,寶才居委會書記商兆華帶領數人強制將我父親帶到寶才居委會,在空白協議、授權委托書上被強行摁上手印。隨后不久寶才居委會又采用對我家停水、封路等手段,干擾我家正常生活,在我父母無法生存的情況下,我貸款為父母和弟弟購買了一套房子。2018年7月21日下午3點40左右,三輛轎車開到我弟弟現租住的住所下面,從車子上下來十多名身份不明的人員,將我弟弟的手機“沒收″,強行、綁架到所謂的潘黃街道“指揮部”進行非法拘禁、毆打、逼迫其在空白協議上簽名,簽名后當即帶至現場強拆了房屋。

蔡代兄還告訴記者,寶才居委會未依法對我和我父親進行補償和安置,也未達成拆遷補償協議。鹽城市區凡是未達成拆遷補償協議的,都是交給鹽城市重點工程建設辦公室處理。鹽城市重點工程建設辦公室后面有一個非常厲害的拆遷公司,叫鹽城信榮房屋征收服務中心,凡是未達成拆遷補償協議的,鹽城市重點工程建設辦公室總是讓這家公司出面,這家公司有一幫人總是釆取綁架、拘禁、毆打、強拆的手段。例如;鹽都區鹽瀆街道岡中社區有一拆遷戶被他們打斷6根肋骨,公安未立案。鹽城市交通局地塊將拆遷戶打斷3根肋骨,公安未立案。城南新區金大洋將拆遷戶拘禁24小時,被打成十級傷殘,公安未立案。這次我弟弟也是被他們綁架、拘禁、毆打,公安機關同樣也未立案調查。

另外,該網文還指出,蔡代兄與蔡明發雖然住在同一位置,在同一街道社區,以前叫同一村子的同一塊地方,不過這是兩座房;蔡代兄和老公及其自己的兒女住一棟樓(位置統一編號22號)因此身份證信息是22號,其自己的兒女戶口信息也是22號;蔡明發和自己的老婆,兒子蔡銀桂住在另一側房屋,(位置統一編號23號);因此身份證信息是23號,妻子的身份證和兒子的身份證也是23號;顯然,這是兩家獨立的戶主,二者并不能混為一談;蔡代兄代表獨立的自己家庭;蔡明發代表自己的家庭,屬于獨立性質,雖然在一個院子,但在不同的兩側,各住各的,房屋的兩棟,蔡明發與蔡代兄雖然是父女關系,但蔡代兄結婚后各自又是獨立的兩個戶主,因是國有土地,22號戶主代表是蔡代兄,23號戶主代表是蔡明發;居委會暴力強拆蔡代兄房屋,屬于“濫用職權”。

北京一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學專家指出,從有關公開信息來看,潘黃派出所出警后,民警“看了一下就離開了現場”,或許并無不妥,因為中國公安部一再指令,嚴禁公安民警參與征地拆遷等非警務活動,對隨意動用警力參與強制拆遷造成嚴重后果的,嚴肅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但對故意損毀公私財物的違法行為,應予制止。

“其實,綜合各方信息我們不難發現,蔡家被拆涉嫌非法強拆。蔡代兄和蔡明發、蔡銀桂雖然是血親,但從法律關系上來講是獨立的民事主體,前者和后者都是獨立戶主、其對各自名下的房產具有獨立的處分權。也就是說,除非是蔡代兄委托授權于她父蔡明發、她弟弟蔡銀桂,不然她們是無權代表蔡代兄簽署有關協議的。特別是,依照中國現行的法律規定和行政運作機制,寶才居委會只是屬于代辦機構,沒有拆遷資格;而且,現有公開信息說明,寶才居委會也沒有得到法律的授權,其拆遷行為屬于違法行政‘濫用職權’,涉嫌觸犯刑法構成;‘毀壞公私財物罪’?;褂?,寶才居委會的行為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30條市、縣級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門的工作人員在房屋征收與補償工作中不履行本條例規定的職責,或者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的,由上級人民政府或者本級人民政府責令改正,通報批評;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她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根據第31條采取暴力、威脅或者違反規定中斷供水、供熱、供氣、供電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遷,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她直接責任人員,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何況,有關拆遷行為也沒有得到法院的法定支持。”一位從事法律工作近20年,且擅長處理行政強拆案件的北京律師補充說。

記者將會繼續關注發生在江蘇鹽城潘黃街道寶才居委會的這起疑遭非法“強拆”事件。(發江蘇鹽城 陳安民)

\

  免責聲明:本欄目信息來源于自動抓取,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抓取網站觀點,與本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由任何懷疑或質疑,請即本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麻将技巧 领航时时彩软件 北京pk拾赛车计划精准版 多赢计划软件怎么样 pt游戏哪些平台有 pk10分析号码走势图 36码期期准 快乐时时官网 高频彩高手计划 重庆吋时彩五星个位走势图 幸运飞艇六码如何倍投 时时彩骗局 pk拾计划软件手机版免费 psv十大最耐玩的游戏 十一选五任三稳赚50元 百灵官网百人牛牛